<div id="asca8"></div>
  • <menu id="asca8"><acronym id="asca8"></acronym></menu>
  • <button id="asca8"></button>
  • <strong id="asca8"><blockquote id="asca8"></blockquote></strong>
  • <option id="asca8"><sup id="asca8"></sup></option>
  • <s id="asca8"><tt id="asca8"></tt></s><nav id="asca8"></nav><div id="asca8"></div>
  • <rt id="asca8"><tt id="asca8"></tt></rt>
  • <rt id="asca8"><strong id="asca8"></strong></rt>
  • <div id="asca8"></div>
  • <s id="asca8"><strong id="asca8"></strong></s>
    <legend id="asca8"></legend>
    <nav id="asca8"></nav>
  •  RSS
    首頁 > 調查監督 > 正文

    跳槽新常態:求職更像是“嘗試”有人2年換5份工作

    http://www.workercn.cn   2017-12-20 11:20:47   來源:中國青年報   查看評論

      2017年的795萬名應屆大學畢業生中,520萬人投了10份以上的簡歷才找到工作。其中80萬人的簡歷,出現在50多家公司的郵箱。

      和父輩不同,越來越多年輕人不再將畢業后的工作視作穩定的開始,唯一的歸宿。求職更像是“嘗試”。調查顯示,62%的2017級應屆畢業生認定自己需要“先就業,再擇業”。六成以上90后大學生的第一份工作做不滿1年。其中,38%的人不到半年就會另謀高就。

      跳與不跳都值得憂慮。知乎上,一位兩年換了5份工作的年輕人擔心地問,自身是不是存在問題。右側的關聯問題里,一位28歲的青年懷疑:“我畢業6年還沒換工作,是不是不求上進?”

      專家預見,接下來的十年、二十年,社會將持續感受類似沖擊帶來的活力與陣痛。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對手下的年輕人說:“早晚會有這么一天,外面的阿里人比公司里的多!笔⒋蠹瘓F創始人陳天橋則稱,盛大離職員工推薦的項目和人才,公司應該優先考慮。

      一位不停跳槽的姑娘分享了大學畢業兩年的經歷,收獲了年輕人羨慕的眼光?伤哪赣H投來了大大的白眼,“這沒什么好的。這么大時,我都懷上你了!

      “在我的想象里,生活不應該是這樣”

      從廣州一所重點大學畢業后,趙旭拒絕去小城市,而是留在當地一家老企業。在公司,擔任數據分析員的她每天上班只工作兩三個小時,其他時間都在淘寶、聊天。有同事自言自語“要不要學點啥”,一秒后就自我否定,“算了,估計學不會!边有人適時補刀,“學啥啊,我來了5年,不還是干這些事?”

      她懷疑這份安穩的工作,“留在廣州就是要拼。要是提前養老,我為什么不回家?”

      不久,她選擇了裸辭。重新求職時,面試官提出分享上份職位的收獲,她乏善可陳。對方問她數據行業最新的動態,她張口結舌,憋不出話。有考官忍不住提醒:“社會招聘有著更高的要求,你不能像個應屆生!

      “僥幸”擠進互聯網公司后,她發現同事每天加班到晚上11點,午飯時嚼著外賣探討業務問題。報到第一天,主管告訴她:“晚上7點開會!

      趙旭終于找到了“大城市的生機”。她一個月就熟悉了工作,原本生疏的專業知識全記了起來。每個周末都要加班,她感覺充實,“把第一年虛度的時間全補回來!”

      和趙旭一樣,向更大的城市流動,是不少年輕人畢業后的選擇。國家衛計委發布的 《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(2015)》顯示,2015年,中國流動人口規模達2.47億,相當于中國每六個人中有一個是流動人口。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廣州依舊是最吸引年輕人的都市,74.7%的流動人口集中匯入東部。這其中,90后所占比例逐年上升。

      無論是前往大城市打拼,還是退守安逸的小城市,年輕人都在社交平臺上傾訴著各自的煩惱。有人為了北京的戶口,毅然進了機關,現在覺得朝九晚五的工作“無聊得要死”。有人被爸媽用“買車買房”誘惑回了家鄉,如今哀嘆“夢想去哪了”。還有人被高薪吸引去了上海,不到兩年,開始哭訴“還沒買房就先累死嘍”。

      智聯招聘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,超過四分之一的大學生畢業后,感覺期望值和現實落差太大,還有近兩成的人發現,自己對職場根本不夠了解。

      距廣州106公里遠的深圳,另一個女孩將自己的這些困惑告訴父母時,母親在電話里批評她:“你為什么這么不能吃苦?”“找工作之前應該先把問題考慮好,這么快就換怎么行?”

      她覺得委屈,不親身體驗,很難知道工作是不是自己想要的。收到律師事務所聘書時,她歡呼雀躍,覺得自己從小的律師夢終于實現了。她未曾想到,等待自己的是一份一周7天,全年無休的工作。

      接下來的三個月,“兩個月都在出差”,時常凌晨一點才趕回深圳。領導總是周末來電,突然通知開會。和朋友約好周五晚上看電影,臨下班前,客戶一個電話打來就要加班,她只能給朋友發一個表示歉意的紅包,說自己去不了。

      工作了大約100天,她徹底崩潰了。一天晚上,她陪著客戶開會到凌晨3點。談判桌上,客戶和對手大吵大嚷,負責記錄的她早就熬得眼睛通紅。她看到自己的領導拼命按著太陽穴,還時不時對客戶擠出職業化的笑容。女孩突然明白,“在我的想象里,生活不應該是這樣啊!

      她辭職了。

     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院長、國家職業指導師李家華認為,工作并沒有變得更難,年輕人能力也不比老一代差,“只是千禧一代物質很豐富。他們的父輩會為了養家糊口忍受工作,而這代年輕人更看重感覺和興趣。他們沒有太多顧慮,有條件勇敢地辭職!

    1 2 3 4 5 共5頁

    [責任編輯:劉思琦]

    相關新聞:

    版權聲明: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

    我要留言
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本站地圖 | 投稿郵箱 | 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151598 |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:010-84151598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17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掃碼關注



    工人日報
    客戶端
    蘋果版
    安卓版
    加拿大时时彩app下载